迪卢木多の胖次

剑刷145预订

【原创】角色塑造的十个小技巧

林朵:

1、想要让某个角色形象更复杂更丰满,可以设置另外两个角色,在与这个角色各自打过交道后,得出对他她完全不同的评价,由此证明,这个角色内涵丰富,不同的人只能体会其中的一部分。


 


2、想要使反派角色更立体,可以给他/她增加一段悲惨/发人深省的童年经历,或者将其做事动机设定为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帮助另一群无辜的人,总之得加入具有反差效果的成分,突破第一印象。


 


3、想要让立场敌对的角色互生好感,可以创造一个必须由两人联手克服的困境,或者增加同时与二人为敌的第三方,总之,合作是两人之间产生情谊的好契机。


 


4、想要表现一个角色有坚定的信念,可以先点明该角色在安逸环境中所持观点,再安排一次使其动摇纠结的波折事件,事件过后,该角色即使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复杂与残酷之处,依然坚持原有的信念,这才是真的坚定。


 


5、想要让两个陌生角色迅速了解彼此,可以将他们放入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,暂时屏蔽其他事物的干扰,让角色可以放心展示各自不为人知的一面,特殊的共同经历将让两个陌生人产生独特而深刻的交集。


 


6、想让一对情侣角色加深感情,可以设置一场涉及两人核心价值观的矛盾与和解,但不要简单地靠一方容忍退步来掩盖矛盾,而是至少让一方角色精神内核有所转变,这样矛盾的解决就意味着两人的灵魂将靠的更拢。


 


7、想要表现角色的强大,请给他/她安排同样强大的对手,对手的锋芒是角色形象的最好陪衬,千万别把对手们写的太蠢,那只能说明打败他们的角色水平也不怎么样。


 


8、想要体现角色的成长,可以在故事开头与结尾分别安排一场情况相似的艰难抉择,让角色面对相同的岔路口时,选择不同的方向,以此表现他/她内在的转变。


 


9、想要表现某个角色对恋人的深情,可以安排该角色为恋人做出了某种牺牲,但不要直接描写该行为的发生,让恋人自己去发现这件事,侧面烘托其深情与隐忍。


 


10、想要调和两个角色的关系僵局,可以设定其中一方失忆。但调和矛盾的方法不仅限于未失忆的一方后悔、自责、做出弥补,同时也该让失忆方跳出原有的认知局限,得到一次“旁观者清”的机会,以全新角度审视两人过去的纠葛,寻求新出路。这样就能确保即使其恢复记忆,矛盾也能从根本上得以缓和。




以上是本人对于故事写作的一些经验总结,仅供参考,切勿迷信。



本文收录于本人《行文且思》系列:


(1)给写作初学者的二十条建议


(2)角色塑造的十个小技巧


(3)故事构思十问


(4)如何让笔下的角色拥有爱


(5)创作随感


8012年了有官方的枪剑粮!正宗的枪剑粮哇!!!!!!

剑刷的语音,截图自微博,第一张图是亲爹Azusa画的贺图
笑死我了快hhhhh
还有主任,你都给你的从者喂了什么啊hhh
8012年了能从官方吃到枪剑和双枪糖,真实幸福
留下风中凌乱的团长……
枪刷像远距离的学长,但剑刷像自家的傻儿子hhhhh
wink超可爱,还有技能语音“光辉之颜,迪卢木多”脸还会发光哈哈哈哈可爱死了
语无伦次了,没有实感,他落地了,真好。

fz复刻实装剑刷我就当一辈子叶卫兵,不要求强度,能落地就行
谢谢叶哥哥

同在屋檐下的犬与茶(短篇完结)

@兰瑞斯 点的文段,萌战投票来回报了。
拖了很久真是很抱歉(土下座)写的辣鸡希望食用的时候不嫌弃 (′~`;)

  人曾曰:“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”
  个鬼啊!库丘林在后面加了三个字。
  如果这些话都是对的,那么他现在不会和某个家伙同居,不会被嘲笑没有穿衣品味,更不会再休息日的早上被同居室友拽起来做家务。
  嘛虽然伙食保障很稳定。

  “你说间桐樱要住进来?”Archer挑起了眉头,放下了刚倒好的冒着热气的红茶。
  “间桐家被破坏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,总之,在房子修好之前,樱都要来这边暂住。至于你,就给我乖乖自己生存去喽。”茶香沁入凛的肺部,不停地回转着。
  为什么不去那边(那小子家)住啊……而且赶我出去也没什么意义不是么……
  对上了凛“如果你不答应我就要你好看”的眼神,他把话咽了回去。
 

  找到愿意合租的对象的时候,Archer还是有些犹豫。虽然战争已经结束,他们也不知为何留在了现世,但身份暴露还是一件麻烦的事。
  房东打开门的一瞬间,archer站在门口欢迎:“哦这就是我的……室……shit……”
  “太太,我能换一个吗\太太这和你说的懂事的帅小伙不一样啊?”
  当然,钱都交了,再退货不就太麻烦了嘛。
  卫宫和库丘林的同居生活就此开始,不过第一天晚上两个人就彼此隔应,争执发出的声音还遭到了房东的起诉。
 

  根据已知情况,库丘林每天要打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工。啊,已知情况均由卫宫先生亲身体验所得。
  不巧的是,卫宫每天也要干各式各样的活。
  比如,在一小时前刚说了再见然后各自出门的两个人,现在正在鱼店对视着。
  “……你不是说了要去工作么。”库丘林右手里握着鱼店的招牌木杆,看着对面脸色不怎么好的弓兵。
  “很不巧这就是我的工作,我只是碰巧找了一个工资稍微比你高一些的跑腿的活而已。”弓兵脸上带着几分戏谑,盯着对方红色瞳孔里露出的不悦。
  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,就比如今天下午也会见到这家伙之类的。库丘林打了个寒战,把鱼递到了弓兵的手里。呸呸呸,这样不就算是一天都在一块儿嘛,幸运值又不是在这种地方显灵的,圣杯应该没有这么坑。
  好吧圣杯真的是个坑人的东西,下午库丘林打开花店的门,看着客人的脸,不禁啧了一声。
  “你送完东西是几点?”库丘林正在用报纸包装着鲜艳的康乃馨,头也不抬地问。
  “10分钟,这是最后一单了。”
  “那正好。”库丘林把花塞到了Archer的怀里,“送完后你去买菜,晚饭可就交给你了。”
  “……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仆人。”“喂喂喂我可是见了你一天了,这么倒霉的事情你不做一顿好吃的安慰一下?”枪兵露出了一个带有恶意的笑。
  “要说倒霉的话,我这边也是。”弓兵瞟了他一眼,径直走出了花店。
  “嘁……你还真是个心口不一的人。”
  这是晚上饱餐一顿后库丘林的感想。
  “如果你不闭嘴的话就等着明天饿死好了。”收到了回话,库丘林选择乖乖闭嘴,但他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,“明天能不能做烤鱼啊——”
  “好的你明天会被饿死。”弓兵黑着脸关上了房门。
 

  Archer站在高丘上,皱着眉头望着对面同样没有什么好脸色的人。
  昏暗色的天空上,镶嵌在云里的齿轮缓缓转动,掉落着尘土般的碎片,彰显着自己的岁月斑驳。
  Lancer啐了一声嘴:“你这混蛋……还真的做到了这种地步啊!”他同时摆好架势,紧握手中夺眼的红枪。
  “没办法,对待相应的人,就要有相应的手段,更何况这个人与我现阶段成对立关系,一次决胜负当然更好,毕竟你释放出来的魔力量可不能够被人忽略呢,lancer。”archer耸了耸肩,双手投影出了干将莫邪。
“很不巧,我没准备输了这一场。”lancer的嘴角勾起了弧度。右脚发力,依靠着A级别的敏捷值,lancer的速度一瞬间达到了顶峰值,没有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了与archer距离不足一米的山丘之上。
  “铛!”死棘枪猛地挥下,与交叉着的干将莫邪擦出火花。archer将双刀以反方向击出,弹开了长枪。忽的反手抓住莫邪,砍向lancer防守空档的腹部。
  长枪反转,将莫邪击至远处,lancer枪柄上施加了魔力,把对面的人顶到了土丘之下,顺便捥了一个漂亮的枪花。
  archer顺势翻腾至空中,向上方伸出右手,瞬间背后就显现了数不清的剑,手中还多出了他常用的弓。
  左手投影出伪•螺旋剑,将其伸展成长箭的形态,并惯以最大输出的魔力量。伴随着剑雨,伪•螺旋剑卷起旋风,瞄准了lancer的心脏——
  “避矢的加护”发动,红枪在双手间看似随意地转着,却击掉了除螺旋剑以外的所有剑。lancer迅速向后跳,与螺旋剑拉开了距离,然后跃至空中,举起了右手中的枪。
  对准螺旋剑的剑刃,魔力聚集,库丘林解放了其枪的真名——
  “突刺死翔之枪(Gaebolg)!”
  两柄武器相对,lancer与archer一齐注视着上方。螺旋剑逐渐崩坏,终于化为魔力碎片,消散在空中。红枪没有停下前进,它顺着轨迹冲向了archer。archer没有惊慌,他举起了右手。炽天覆七重圆环,Law Aias挡在了红色弓兵的面前。花瓣状的盾一层层地破碎,红枪的魔力也不断减弱……
  扬尘飞起,lancer召回了长枪,啧了一声嘴。突然,尘土中拂起了一阵风。
  “鹤翼,欠落不。心技,泰山至;心技,黄河渡,为名,别天纳。两雄,共命别!”
  连续的斩击(鹤翼三连)袭来,lancer及时反应,用枪格挡下了最后一下的投掷。
  两人再次拉开距离。干将莫邪破碎,archer的身上多出了不少枪尖滑过的痕迹;lancer的两臂有几处划口,头发也有些凌乱。
  “我说,这可才是第一回合啊,你不会撑不住了吧,archer。”lancer戏谑地看着archer,“你可要让我玩的开心一点。”
  “那是我要说的话,lancer。”archer没有理会他的挑衅,“你要是想休息一下,不妨放弃争取胜利比较好。”
  “你嘴倒是挺利的啊臭家伙!”
  “多谢夸奖!”
  红色与蓝色的身影再次交织在一起。
  虽然他们争执的原因。
  只是猜拳。
  没有决定出。
  今天谁来洗碗。
 

  “除夕夜我去卫宫同学家,你自己好好加油。”archer切断了与凛的念话,叹了一口气。转身看着那个躺在沙发上不停地翻看电视节目的人。
  自己真是能够忍耐……与库丘林的同居生活不算坏。原本以为性格的差异会让他们在两个月之内分开,不过容忍了彼此的小矛盾,并且不提起往事的话,生活还算和睦。
  英雄与无名之人的对比,太过相似又相反。归根到底,英雄在光明中迎接血色的结局,无名之人却在黑暗中被血色淹没。
  只要提到这个,两个人便会十分认真地动怒。
  不过话说回来,生活也不算好,至少房东这么认为。两个人小打小闹还好,一旦遇上诸如“芝士类的晚饭过后谁来洗碗”这样的问题,像上次那样动起真格,解释起来也太过麻烦。至兵和枪兵都已经为了房租维修费垫了至少两个月的工资。
  “啊无聊无聊,呐archer,要不然你煮个面,吃完我就想去睡了。”lancer关掉了电视,仰头看着弓兵,“反正大小姐也要去小子家过对吧。”
  “看来犬类动物的听力不容小觑。”对上lancer的白眼,archer哼了一声,“煮面当然可以,不过就这么睡了那么无聊的是你啊,lancer。”
  “啊?除了吃面还有什么活动嘛?日本的节日真是麻烦。”lancer双手抱头,“你要是想说祭奠之类的东西,你请客我才愿意去,反正是讨人厌的孤独男对吧。”
  “嘁,乖乖看你的电视吧。”archer卷起了袖子,蹲在冰箱前面清点荞麦面的材料,“新年参拜你也不打算去?”
  “无所谓,反正在圣杯不知所踪的如今,你我什么时候消失都有可能,不如说能够以现在的模样存在于这里享受生活就已经很幸运了。”lancer再次按开了电视,“说不定新年的第一天就会回到座上喽。”
  “随便你。”不锈钢锅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,archer开始了料理,顺便也闭上了嘴。房间里只回荡着男主持人播放新年参拜的事情。

  “不是说要睡觉么。”
  “你还好意思说啊,有谁会往荞麦面里放那么多的辣椒,不如说放辣椒已经很奇怪了……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?”lancer捂着发痛的胃部,死死地盯着旁边的人。
  “嘛,一时手滑。”白气翻滚,archer坏笑了两声,把有些凉的手插在了上衣的口袋里。
  “手滑,鬼才会信啊,你这破理由连斯卡哈那里守门的都骗不过。”lancer啧了啧嘴,看着接近距离的彩灯,眯上了双眼。
  “新年参拜么……似乎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。”
  “在你还作为正常人的时候?”lancer打了个哈欠,听着旁人的闲聊与喧嚣,问向archer。
  “多嘴。”archer径直向着摇铃走去,丝毫不理会lancer的所谓打趣。
  正常人,原来在这家伙眼里自己不正常吗。他忍俊不禁,看着来往着的人。
  景象与眼中的过往重叠,明明是同一个时代,自己却以近乎于亡灵的形态现世。就像卡住的电影胶片,一帧一帧地刺痛着他的大脑。
  “喂,想什么呢。”lancer把一串关东煮举在了弓兵的眼前,然后塞到了他的嘴里,烫他一个措手不及,“所以说啊,你这种别扭的性格我真是应付不来。”
  “……!你……算了……”archer勉强吞下了烫嘴的食物,不满地看着lancer,“别扭是什么啊。”
  “别扭就是别扭,没有什么具体的。”lancer冲着结伴而来的女学生吹了个口哨,“我生活的时代可不如你们这么麻烦,有话就说,有喜欢的东西就去要,有战斗就去战场。Archer,想太多可是会加深你的皱纹呐。”
  “切……我还轮不到你说教。”摇铃的队伍向前进了一步,两个人正对着摇铃。“许愿啊……”lancer想了想,手扶上了绳结。
  “铛,铛,铛。”两个人一齐用力,合掌,然后睁眼。走下台阶,archer买了两杯甜酒,递给了lancer一杯。
  “吼……这就是甜酒啊,味道还算可以,口感倒是不错。”lancer舔了舔嘴唇上的余浆。然后……
  唇齿相交,甜酒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开来。米和糖的香气留在舌尖,混杂着哈气一齐翻滚到空中。
  “……”archer一记重拳落在了库丘林结实的胸膛上,“我记得你酒量没有这么差,不至于一口就醉的样子。”
  声音中包含着怒气。库丘林笑了两声:“没什么,只是相应的地点时间人物做相应的事情罢了。”
  远处烟火升起,新年降临。
  “还挺开心的,一起住的日子。”库丘林喃喃道,“虽然我忍不了你管这管那的臭毛病。”
  “我可不觉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,库丘林。”archer捏紧了喝干酒的纸杯,“宿醉回来的时候可是难看到不行啊。”
  但是不知为何,此时此刻两个人显得那么平和,甚至同行,甚至参拜,甚至……亲吻。
  “回去了,明天早上还要做扫除。”archer转身,却被库丘林一把拉住,挽在了胳膊里。
  “至少也要这样吧?”
  “……随你喜欢。”archer没有尝试挣脱,不能也不想。筋力的差距一目了然,而且内心也似乎不怎么抗拒。
  “你还真的是不坦率啊。”
  好像是被逗乐了,库丘林大笑起来。
  英雄与无名之人在烟花下,并肩走着,身影交错重叠。

明天就可以发文了!
拖了这么多天真是不好意思……
现在写了2000多字但还觉得不够,太急了。
等我把后面的糖给码出来x

说到做到

抽中了 @兰瑞斯 同志www请尽快私信我点的cp或者人物,我来写www
抽的过程我也录下来了跟着发请看下条动态

赢了!谢谢各位!!!
说到做到哇,20号回家抽人写文!!!